| 首页 | 繁体中文 | 会员注册 | 会员登录 | 建议留言 |
网站首页足球资讯域名网址导航快上赶集网网址导航友链网铁观音茗茶qq_qq群百家号导航微信群_朋友圈

广告联系QQ:871153660  去赶集网址导航文章频道bet365体育在线何冰:一个节目能把“演员诞生”弄清楚,要

何冰:一个节目能把“演员诞生”弄清楚,要

文章分类:bet365体育在线   作者:茶记吧   来源:www.chajiba.com   时间:2017-11-23 18:31:46   人气:1361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到QQ书签   推荐给朋友

何冰在《窝头会馆》化装间

话剧《窝头会馆》三年没演,何冰也近三年没能上首都剧场的舞台了。

这几年,何冰拍了电视剧《情满四合院》《白鹿原》,电影《我是马布里》,参加了综艺节目《见字如面》《超次元偶像》。但对于话剧观众来说,他们更想看到舞台上的何冰。何冰给人的感觉是会演戏,不费劲。网上有观众说,好演员分戏骨和戏精,“戏骨演戏,人看着舒服;戏精演戏,人看着享受”,何冰就是戏精。

聊到表演这事儿,何冰不认为自己的成长道路有多特殊,就是在中戏八七表演班磨出来的,“我开窍一点都不比别人早,我卖力气是真的。”他觉得,自己对表演有“一种盲目的自信”。

最近综艺《演员的诞生》引来不少争论,节目组也曾邀请过何冰,他没去。何冰觉得问题不是出在节目组,而是表演本身作为一门专业,它有门槛。“全体观众都谈论演技,这也不是一个正常、健康、科学的现象”,“如果一个节目要是能把‘演员诞生’给弄清楚了,那要戏剧学院干吗使?”

在上周《窝头会馆》演出前,何冰在北京人艺的化装间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整个专访过程中,何冰没有回避什么问题。年近50,他还是大家印象中的那个何冰。

话剧

离我追求的表演状态更近了

新京报:三年没有演话剧了,这次回来演《窝头会馆》什么感觉?

何冰:没什么感觉,我就是演员。我三年没演过这戏了,但一点都没有陌生感。非但没有陌生感,可能离我追求的那个表演状态还稍近了点。这个戏也不用大排,就是大家熟熟词,再加上回忆,回忆就行了。但是舞台演出很奇怪,你真正的回忆是跟观众一块儿回忆的,你自己回忆不起来。

新京报:这轮首演时,我在台下看你演前几场戏,脸上就出汗了,是特累吗?

何冰:这个戏就是累,台词密度非常大。而且长句子也多,在台上用身体的时间也长。比如咱正常说一句话,“你吃了吗?”“吃了,烙饼。”但是这个戏就会说,“昨天晚上我就一直饿着,饿着到今天才吃了一张烙饼”……这么说话肯定累。

新京报:现在回想当初排《窝头会馆》,“苑大头”这个人物吸引你的地方在哪?

何冰:刘恒老师这个剧本,我觉着他把自己对人生的好多观点都说进去了。他给我们解释的时候说,这个戏就想说一个物质分配的问题。其实物质分配什么年代都存在,对我们演员来说不是演“物质分配”,我们演的是“人物关系”。这个“人物关系”吸引人,比如“苑大头”跟丹丹姐演的田翠兰这组关系。还有苑大头与他儿子的这种关系,尤其我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很能体会这种心情。刘恒老师也有一个儿子,就是当爹的表面上看着有权威,其实有时候从某个角度来说是很怕儿子的,我儿子13岁,有时我就很怕他。怕什么呢?也说不清楚。

新京报:这三年没演话剧,前段时间《茶馆》里的小刘麻子也没演,这跟签约经纪公司有关吗?

何冰:根本没任何关系。首先我是北京人艺的演员,一切的一切都围绕着它,这是我的工作。所谓经纪公司,它是一个剧院以外的工作,帮你处理一些事。如果它构成影响,我就不签这个公司了,首先得是本人的意愿。

影视

无关IP,只需诚恳地接地气

新京报:电视剧《情满四合院》播得挺火,但感觉你演起来不费力。

何冰:不费力,是从内心来说不费力,一点不费力。

新京报:这戏2014年就拍了,那时叫《傻柱》,怎么今年才播,是不是删减了一些?

何冰:没有,基本就没有删减。这都被传疯了“说删减”,其实没有。

新京报:前几天编剧宋方金写了篇文章《IP已死,好戏还在后头!》,他觉得通过《人民的名义》和《情满四合院》热播,说明观众还是渴望好内容的,你怎么看“IP已死”这种观点?

何冰:我觉得宋老师用词比较激烈。IP本来就是编出来的,《西游记》不也算大IP吗?人呐,就是受思想的影响,受潮流的摆布,经常这样。他的意思实际上是说,我们不要按照死套路、死公式去干,要去诚恳地描述生活,现在叫“接地气”,要揣摩人物内心,我很同意他这个观点。

新京报:电视剧《白鹿原》拍了九个月,是不是比《情满四合院》费力一些?

何冰:坦率地说,那是物理上花的力气,精力上也没花太多。拍一个电视剧费的精力比话剧差远了。相对来说,《白鹿原》才是做了一些删减工作。我个人感觉《白鹿原》改动比较大,因为大家都想把这个好作品端给观众,但是里面牵扯的东西太多,等你把这些激流险滩都回避过去了,可能它也迷失了,也没办法。

综艺

一个综艺就能搞懂表演,那要戏剧学院干吗?

新京报:之前你跟何炅合作了一档综艺真人秀《超次元偶像》,这是你第一次去真人秀节目吧?怎么想起来接这活儿?

何冰:我觉得也没什么,就是之前一直特别抵触这个东西。后来我想,我都这岁数了,就经历一下,看看到底他们要干什么。其实他们说的什么综艺感,我坦率地跟你说,那套嗑我挺会的,不是就上去开个玩笑,逗个贫?指不定谁更厉害呢。

但是,到了我这岁数不愿意那么弄了。我去了就是要好好教他们。这不龚子棋一会儿要来看《窝头会馆》。这帮孩子学表演的机会挺难得的,像龚子棋是上海音乐学院的学生,他还有学习机会,里面好多小孩很早就进社会了。所以,我就拿这节目当个技术培训,我告诉你一点表演常识性的东西。哪怕我说的10句话里你就记住了1句,可能未来对你也有点帮助。

新京报:我看了几期,最终呈现的方式可能跟你想的不太一样。

何冰:去录制第一期下来后我就知道了,我那套是肯定不能得逞了。但没事,因为综艺节目还是要给公众看的,后来我就跟摄制组在心里面默默达成一种协议,也没特意商量,就是你来你的,我来我的。你不是推明星吗?这事挺好的。这十个孩子将来有一两个红了,我跟何炅功德无量啊,我俩简直就烧高香了。但综艺节目人家一定得考虑收视率,所以他按他的方式剪呗,我就按我的来。更何况,一个综艺节目它好像也没必要去传播戏剧知识,这不是它的职能。

新京报:最近《演员的诞生》你看了吗?

何冰:我没怎么看过,他们叫我两回了,我还是决定不去了。

新京报:是找你当评委,还是表演嘉宾?

何冰:那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没去。

新京报:从节目效果看,编导还是按综艺节目的套路来做,没有真正想搞懂表演是什么,你怎么看?

何冰:这不是他们的责任,节目编导只负责一个栏目的火爆度与话题性够不够。他们要是能把“演员诞生”给弄清楚了,那要戏剧学院、电影学院干吗使?人家不是干这个的嘛。全体观众都谈论演技,这也不是一个正常、健康、科学的现象。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说得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

何冰:我不是说表演有多神秘,但它毕竟是个专业,就好比你怎么不能全民谈谈怎么攻克癌症?因为你不懂啊。显然,表演作为一个专业摆在大家面前的时候,大家很容易觉得自己懂,但实际上它不是一点门槛没有的。它有自己的专业性,否则就不会产生各个学派,各个体系了。

演戏

我对表演这事,一直挺盲目自信的

新京报:感觉你演戏心里还挺用力的,虽然身体、外表上看着轻松。

何冰:演员演戏都用力,只是你让别人看出来没有。如果让人看出来了,就说明我这火候还不够。要说一场戏下来,我根本没用力,那不可能,因为你一个人站舞台上,一千双眼睛看着你呢。你得多大本事啊?一点劲都没费?

新京报:现在还有没有特想演的角色?

何冰:倒没有说瞄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去演,但模模糊糊的方向是有的,当然是想演以前没演过的。有时演员挺被动,演完《大宋提刑官》一堆人找你演古装剧;演完《空镜子》,又有人让你戴眼镜,演小心眼。这其实是所有演员面临的情况,不只我一个人。我就希望命运能够再眷顾我一下,给我一个没演过的角色,让我还能蒙着一回。

新京报:我之前看人艺老先生的一些口述,说你开窍早,刚进人艺的时候在《李白》当群演,几年后到《鸟人》里的黄毛一下就让人记住了。

何冰:其实真没有,我开窍一点都不比别人早,但我卖力气是真的。我如果要夸自己一句的话,“我肯卖力气”这点敢自夸,其他的我都不敢。我整个演员职业轨迹都走在一个特别正常的道路上,到了这个岁数我没什么可值得夸耀的。你要说我20多岁就演到今天这水平,那我是非常可以夸耀一下。可是我快50岁了,也应该能做到了。

新京报:假如说在表演上有一个开窍的时间点,你觉得是在什么时候?

何冰:我不知道。我对表演这事吧,一直挺盲目自信的。我很自信,但是我也必须诚实地跟你说,我这个自信是盲目的,并不是手拿把攥的,说这事我一定能成,不是。

那个自信在我心里呈现的时候,它就是一个“自信”而已。没有人告诉过我,说什么事肯定能成,可是往往一件事来到的时候,我估计这事能成从未怀疑过它。比如说《窝头会馆》,从第一天看到剧本我就觉得这戏成了。

回应

新京报:之前陆帕导演的《酗酒者莫非》原本说是你要演的,怎么后来没演成?

何冰:那是条件没谈妥,而且还有一个原因,到最后我也没看到相对完整的剧本。

新京报:我看你该拿的话剧奖项和影视奖项,都拿差不多了,在意获奖这事吗?在你心里话剧和影视那个更重要?

何冰:得奖这事儿我年轻时特别在意,第一次得梅花(奖)的时候可兴奋了。

要说话剧和影视比,在我心里话剧很重。因为你问到这了,跟别人我也可能会比较圆滑地回答,“都好,都重要”,实际上,让我费的劲儿还是不一样的。你想话剧的剧本攥得多严实啊,你要吃透这文本时,发的力要大得多,它的每一句你都要去琢磨研究。到今天为止,我想通了几个问题,唯有话剧表演是留给一个演员最终的那碗饭。我有个不成熟的看法,话剧就是表演的艺术,电视剧算是编剧的艺术,而电影是导演的艺术。影视上,演员表演不好不等于失败,话剧表演不好就等于失败。大家不会说话剧演员演得真烂,但这戏可真好看,没这话。影视是有可能的,戏挺好看,就是演员演得不怎么样。

新京报:之前看《人物》杂志你的报道,里面徐昂说了一件事:一部指定完成的话剧的第一次建组会,很多人艺的老前辈和中坚力量都在,剧本质量不高,你起身站在桌子上问了一句很有攻击性的话:“谁是这部戏的编剧?”现在,这股劲儿还在吗?

何冰:在,还在。要排一部话剧,开始咱先客气客气,客气到剧院门口了,客气到餐厅了,要是到了排练场还客气,那不行,咱客气不了了,凭你是谁?要么你把我教育了,可能是你写东西太好了我没看懂,这是有可能的。如果你说服不了我,那就不行。更多精彩资料来源www.chajiba.com


文章何冰:一个节目能把“演员诞生”弄清楚,要由本站会员【admin】发表 
上一篇:4项生涯新高!这就是你们说要下...  下一篇:“藏独”闹球场 德媒称:中国必... 

更多 【相关文章浏览】

【每日阅读排行】

【每日热门站点】